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市场

绍兴纺企缘何陷入“担保门”?生活

2019-04-15 01:30:50
5月上旬,浙江绍兴县振西染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兴泉终于拿到了压在江龙集团的467万元货款。“真是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企业说倒就倒了,而且在绍兴倒掉的大企业还不止一家。”冯兴泉叹了口气说。

去年10月初,作为印染龙头企业之一的江龙集团爆发债务危机,资金链断裂造成企业停产,公司董事长陶寿龙夫妇10月3日仓惶出逃,4日被发现,6日企业全面停产,债权人多方追讨未果。到现在过去了7个多月,债务清偿工作才基本完成。

事件:灾难性的轰然倒塌绍兴市经贸委的有关资料显示,江龙控股集团是一家集纺织、印染、服装、贸易于一体的大型纺织企业,其规模在全国同行业内都屈指可数。在老板陶寿龙出逃以前,有总资产22亿元,员工4000多人,2007年一年销售额就达20亿元。

其下属的浙江江龙纺织印染公司是新加坡上市公司;另一下属企业浙江南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部投产后本来会成为国内最大的家纺特宽幅印花生产基地。

一位与江龙集团有过业务往来的供货商透露,江龙收购南方科技,又进口最好的设备,就是为了去美国上市。设备虽好,但由于生产出来的产品不适应市场需求,销路并不好。

“全球经济低迷使南方科技的上市变得遥遥无期。上不了市,还不了贷款,银行也不愿意再贷款给它,资金链一下子就断了。”该供货商这样分析。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的后果是灾难性的。

江龙控股的另外一个供货商陈先生透露,自己前年开始就和江龙控股有生意来往,但资金数额不是太大。“从一开始,江龙控股就没有很爽快地付过货款”,陈先生说,遇到他这种状况的供货商有好多,但由于考虑到江龙控股还有公司在新加坡上市,还是对其抱有一定信心的。“之前也有在银行工作的朋友暗示过我,说江龙控股的资金链相当紧张,但我没在意。”

根据陈先生的说法,江龙控股牵涉担保企业十几家,仅拖欠470多位供货商的货款就达到2亿元左右,其中以浙江、江苏、上海的居多,也有江西、广州等地的,拖欠款项从几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有20多亿元。

“传出江龙停产的那几天,到江龙要债的债权人排起了长龙,整个厂区被堵得水泄不通”,陈先生说。

深入:企业互保成“定时炸弹”

“大企业出问题,对自身的毁灭性打击是显而易见的,还有一个相当严重的后果是,绍兴企业间纠缠不清的担保网,就像多米诺骨牌,冲击的是一大片企业。”一位熟悉绍兴担保业的人士说。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绍兴一些较大规模的企业,依靠向银行借款维持规模的高速扩张,市场充足的流动性为其提供了发展的机会。

宏观调控收缩信贷市场之后,市场的流动性大幅降低,这些昔日高速扩张的企业几乎一夜之间陷入困境。为了维持泥足深陷的投资项目,这些企业开始进行民间融资,采取的方式或者是连环担保,或者是高利贷,而以连环担保为最多,能占到90%以上。

不仅仅是企业内部资金链条环环相扣,行业、地区之间横向和纵向的众多企业也构成一个“网状”的资金链条结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定地域内企业间甚至是“筐”状的捆绑式债务结构,横向、纵向、立体发展,几乎能够想到的融资办法,都想到了并且去做了。但是只要有一个环节断裂,企业所依赖的商业模式几乎是在瞬间就变成了四面漏风的“草筐”。尤其严重的是,一个“草筐”的命运连着若干个“草筐”,于是就带成了可怕的连锁反应。

拿江龙集团来讲,当地就有8家企业给它提供担保,其中最大的一家浙江雄峰进出口有限公司提供了4.5亿元的担保,加上浙江稽山印染有限公司、浙江五洋印染有限公司,这三家企业给江龙控股提供的担保占到了其借款总额的80%以上。

除了上述三家企业外,华联控股、展望集团、加佰利控股集团、浙江天马、永隆实业、南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赐富集团有限公司这众多企业都被牵扯在内,而这些企业之间,都存在互相担保的情况。一个点被点爆,就会引起一个面甚至一个空间的爆炸。

绍兴市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施桂林说:“比如,江龙控股旗下的南方控股集团,为华联三鑫提供了担保,这两家企业本身牵扯的互保企业就很多,这样一来,就等于织了一个密密麻麻的网,这个网到底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破解:司法救助剥离担保企业“如何为这些企业解困,在一开始作出决策并不容易。”绍兴县人民检察院王检察长说,针对不同的企业,是进行债务重组还是破产清算?是把问题企业全部纳入法律程序进行处理还是从实际出发灵活变通?是向困境中的企业注入资金还是实施休克疗法?是注重公正还是注重效率?这都是非常艰难的抉择。

共识最终达成:在具体解困过程中,处理原则是“政府政策扶持一点,担保企业剥离一点,债权银行让利一点,社会个人承担一点。”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则向记者介绍,由于担心自己的债权得不到充分保护,不少江龙控股的供货商债权人私下里结成“同盟”,有的不愿意起诉,或者起诉的又要求撤诉,还有的提出了破产申请,这成了办案的一大难点。

江龙案件中,供货商占到了债权人总人数的2/3,如果他们“不配合”,就会直接影响江龙案件的审理。不仅按时审结成了问题,清算重组也会受到阻碍。

于是,绍兴中院法官针对供货商的抵触情绪“对症下药”,承诺“最大限度地维护各债权人特别是供应商的合法权益。”几个艰难的回合下来,僵局破除。

到目前为止,绍兴中院已经完成了739件案件的债权确认审理和767件案件的执行兑现,总处理数额达20多亿元,“江龙”全部资产经过评估拍卖顺利实现资产重组,基本完成了债务清偿工作。

而现在,浙江省委政研室专家担心的则是,江龙的案子是基本过去了,但是企业互保模式在绍兴甚至其他地区依然广泛存在。温州是高利贷,绍兴是互保,高利贷是一家企业垮掉就算了,绍兴是一家企业倒了,大家都受到牵连,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浙江纵横不也出问题了么?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处理,迟早会有更大的问题出现。”

小型工业冷水机

小型冷水机

求购冷水机

冷却循环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