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市场

资讯生活疯狂的电视

2019-05-16 19:11:58

“英国政府表示,目前的经济危机已经使本国的失业率达到自1974年以来的最高……。”

“昨日,美国又发生两起枪击案,截止目前为止,包括凶手在内,死亡人数已经达到21人……”

对面的邻居又在看世界新闻了──我最讨厌的节目。

我一直觉得,国内对世界其他国家新闻的报道有取向问题,否则的话,为什么我们整天听到的都是其他国家的负面消息?其中绝对有阴毛,哦,错了,是阴谋。

嗯,答案只有一个,我们的电视台希望通过报道世界各地的惨剧与不幸,来证明国内才是最好的和谐社会,呆在自己国家才是世上最安全的选择,生在CHINA才是真正的幸运儿。

扯淡,我昨天还往楼下扔了俩啤酒瓶呢,我不相信连一个人都没砸着。

我下榻的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典型的违章建筑了,我在6楼,对面楼和我的距离不到两米,负责任地说,对面窗户开着放个响屁,我在家里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但说真的,对面楼的邻居别说放响屁,连说话我都没听见过,就连TA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

即使这样,我还是很讨厌TA。

因为TA整天24小时,永不停歇地开着电视,而且只看该死地新闻台。

天这么热,我不可能不开着窗,每次都听着他的晚间新闻入睡,每天都被他的朝闻天下吵醒。

我说过了,我不喜欢看新闻,不喜欢别人的噪音干扰我,更不喜欢别人用新闻的噪音来烦我。

我恨死他了。

可我每次怒火冲天地跑下自己的六楼,再豪情万丈地爬到对面的六楼,然后气急败坏地敲TA家的门时,从来没人开门,即使我敲门敲得TA隔壁都出来了,也是没人给我开门。

“你不觉得这人整天把电视开这么大声看新闻很烦人吗?”我问隔壁出来看热闹的老头。
“……还行,我连收音机都省了?耍牡缡泳托辛恕?rdquo;

竟然这个便宜都有人捡,难道经济危机真的如此严重了吗?

虽然我找过这人两次TA都没开门,在窗口喊 TA把音量调小时也没人答腔,但我可以肯定,绝对有人在家!

为什么?因为,我不但可以从家里听到他的电视声音,而且,从窗口,还可以看到他的电视屏幕。每当新闻台插播广告时,此人就会用遥控器换台,我从电视屏幕上看得清清楚楚──留意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窗户太小,我窥视他家时,只能看到一台放在架子上的电视,还有沙发的一角,那个看电视的人长什么样,我真的没见过。

我太讨厌此人的电视声了。

在失业的第14天,我爆发了。

其实也不算爆发,我事先经过反复论证的。

首先,TA把电视的声音开得过大,这是一种扰民行为;其次,就算TA从来不出去,是个宅男天王的话,也不可能24小时不合眼吧?连睡觉时也开着电视,而且视我义正严词的敲门抗议于不顾──这绝对是美帝国主义一般的赤裸裸挑衅!

但是,他惹错人了,平时欺负我可以,但是,现在我失业了。

社会已经把我踢回了家,我不允许有人用噪音继续伤害我的感受。

有句名言说的好:一个在经济与心灵上收到双重打击的人,是很危险的──如果你没听过这句名言的话,去看看白鞋的改命指南就知道了。

论证完毕,结论是,我必须制止TA,我必须制止TA这种24小时看虚假新闻的卑劣行径。

拿着一把可以截断钢筋的钳子,我在晚上十点的时候走到了他家门口。

没必要再敲门了,这次,我是来作案的。

“咔嚓!”我剪断了电表箱上的锁头。

“咔嚓!”我剪断了他家的电线。

现在,我站在门外,已经听不到他的电视声了。

日啊,整个世界,终于清净了……

30秒之后,TA没有开门

嗯,第一次出轨,多少有点紧张,我握著钳子的手在抖。

一分钟之后,TA还是没有出来。

我不等了,家里还有衣服没洗呢……

跑下一层楼之后,突然想起来,我还漏了一样东西。

于是我又跑了回去。

“咔嚓!”

我又剪断了他的闭路电视线──作人要厚道,作案要彻底,这是我的原则,而且改命指南上的原文就是这么写地。

我提着钳子下楼,带着爽朗的心跳,回到了家。

没有噪音,果然不一样,我觉得天气都没那么热了。

上床睡觉前,在卫生间洗澡时,我突然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后悔了。

万一TA是个聋子怎么办?!万一TA是个比我还可怜十倍、只能整天坐在沙发上的高位截瘫怎么办?

我是不是夺走了TA唯一的乐趣,我是不是破坏了TA唯一的消遣?

草草洗完澡,我带着这样的疑问进入了梦乡。

半夜,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不需要睁眼,听声音,就不是我的手机,我的铃声可是64和旋的呢。

好大的“铃铃”声啊,听这声音应该是……固定电话,我哪有固定电话啊。

突然,我像被凉水泼了一般地从床上坐起!

我确实没有固定电话,但房间里固定电话的“铃铃”声却是真真切切!!!

十几声之后,震耳的电话声还是没有停。

我打开灯,

寻找着“铃铃”声的来源。

这声音……好像是来自于沙发旁边的墙里。

没错,确实是墙里,不是隔壁,隔壁的声音不会如此之大。

墙里有电话?!

我不是做梦吧!

晃着脑袋想了想,我定了定神,打开灯,寻找着声音在墙里具体的位置。

追随着始终不停的电话声,我确定了它的位置──就在沙发靠背后面的墙里。

我搬开沙发,发黄的墙壁露了出来。

确实,墙上有个地方的颜色和周围有些不同……我用手指试探着推了一下,竟然有弹性……这……只是一张纸!

电话铃声还在响着,急促的令人有些眩晕。

“呲拉!”白纸被我捅破了,露出一个黑洞……

用手把白纸全部撕掉,露出的是一个方形的洞。

洞里面,一部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的黑色老式电话正在拼命地响着……

我伸出手,慢慢握住了听筒……奇怪,这电话上并没有什么灰尘。

小心翼翼地,我拿起听筒,放在了耳边。

我没吭声,那边也没有声音,我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唉……”我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叹息。

要说此时我说一点也不怕的话,肯定是假的。

“……为什么不让我看电视?”又过了许久,话筒里传出这样一句。

“……你是……对面的……你怎么会……?” 我的声音有些发抖。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看电视?”

TA声音突然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小学校长──我最恨的人之一。

“为什么!因为,你吵到我了!为什么你要24小时都把电视开那么大声?”想起小学校长曾经无数次地掐自己的脸,我的声调马上提高了很多。

“我没有别的事可干,只能看电视。”……TA的声音变得好奇怪,像一个正在弯腰捡东西的老头在说话……我听得非常难受。

“如果不是你把声音开那么大的话,我也不会切断你的电线,是你电视的声音先吵到我的,而且我几次找你也不见你开门,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我开不了门,我能做的,只是看电视。”

“你什么意思?”

“只要那台电视开着,我就无法不看。”

“现在,你给了我一个离开的理由。”

“……你到底说的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拜托你讲中文好不好。”

“你会后悔的……”

微机控制编织袋拉伸试验仪

数显式摆锤冲击试验机

半自动冲击试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