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市场

资讯生活你相信影子吗?

2019-05-17 05:24:11

"你相信影子吗?"他盯着我的眼睛问道。他认真的语气和表情让人无法不正视他的问题,仿佛这个问题十分神圣而伟大,就如"你愿意继承王位吗?",你必须无比慎重又无比虔诚地回答它。虽然,他只是在问--你相信影子吗?

"影子?"我不由疑惑地反问。

"对,影子。"他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和常人一样,相信影子只是一种抽象,而没有具体的形态吗?"

"当然。有什么不对的吗?自从2003年英国物理学家谢尔顿证实了"影子抽象说",人人都相信这一点。"然而,我当了三年实验模特的经验告诉我,马上将又有一大段自以为可以改变一个时代的"伟大宏论"闪亮登场。当然,事实上很有可能只是无稽之谈。

"光源+物体就形成了影子,就好比精子+卵子就生成了孩子。"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样看来,影子就绝对不仅仅是一种抽象,它应该是一种客观实在--和光一样。"

他说的似乎有道理,我开始认真地听。当然,即使他说的毫无道理,我也仍然会认真去听,因为实验模特的职责就是配合雇主、取悦雇主,这样才能拿到丰厚的报酬。

"光源、物体、影子三者之间存在着不可割舍的关系,好比有光源和物体就必定有影子;有物体和影子就必定有光源;有光源和影子就必定有物体。这是不容否认的。"

"对。"我附和道。

"所以,没有了光源,影子就会消失;没有了物体,影子也会消失。"

"没错。"

"那我们不妨反过来想一想:如果突然没有了影子呢?"

我被问住了,不得不承认这种设想十分奇特,至少我的思维电波从未达到过这种领域。

"得出的结论是:物体会消失--就像这样"他将一个大花瓶放在一个椅子上,调整好聚光灯后,又将一个黑匣子放在花瓶的影子外,然后在黑匣子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花瓶竟突然消失了!

我呆在了那里,仿佛被死死地钉在了空气中,瞠目结舌,动弹不得。

他看着我的呆样,狂妄而得意地笑了一下,又一按按钮,花瓶又出现了。

"这是我二十年来研究出来的成果,我分析出了影子中的离子成份,做出了相应的影子接收器。影子一被接收,物体也就随之消失。"

很显然,我已经开始相信他了,虽然他的房子如此破旧和脏乱;虽然他穿的那件衬衫仿佛已有几年没有洗过;虽然……但是,我就是相信他,甚至崇拜!

"那么,消失的物体去了何处呢?初步推断,它一定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个与我们生存的空间相平行的空间。但具体的细节,我还无法推断,所以,我才请了你来。"

"我?"我不禁怀疑起来。我?我也能参加这样一个伟大的实验?我无法相信自己的机遇起来。

"是的,你。你需要做的,就是代替花瓶。"

我好不容易才明白过来这句话的含义。也就是说,我得像那只花瓶一样,消失,然后再现。可是,天知道,花瓶是没有什么损伤,但人毕竟和花瓶不同,谁能保证五脏六腑不会受到伤害?再说……我迟疑起来。理智告诉我,一家人还在等我去养活,我不能冒这个险。

"求求你,你一定得帮我。二十年啊!二十年,成功不成功就在今天了。为了这个实验,我倾家荡产,妻子和儿子都离开了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已经找了十八个实验模特,她们都拒绝了我--可我看得出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是相信这个实验的,那么,请你帮助我,一定要帮助我!"

我开始动摇了。毕竟,刚才我说过,我相信他,崇拜他。看着他跪在地上的样子,一扫刚才的得意和威风,我开始有点不忍拒绝了。

他又看出了我的动摇,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把钱,放在我的面前:"钱,我给你钱,给你双倍!这个月的房租和电费我都不交了,都给你!"

钱。一大堆的钱堆在我的面前。的确,只有钱才能使我坚定。患糖尿病的妈妈躺在医院里,每一分钟都是一笔昂贵的医疗费;十二岁的妹妹正在发育阶段,正需要营养,这也得靠钱。当实验模特以来,我还从来没有拒绝过钱--除了一次将一沓钱砸在一个色大胖子的脸上。

因为钱的缘故,我最终还是坐在了椅子上,聚光灯很刺眼,我只有背对着它。于是我亲眼看到自己的影子可怜地躺在接收器上,等待着宣判死刑。

他摆弄好电脑后,走到接收器旁,手放在按钮上,说:"开始了。"

"感觉怎么样?"我睁开眼睛,像是作了一场梦。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吓了我一跳。

"天啦,难道是一场梦?!"我惊叫道。我不相信自己已经经历了消失而又再现的过程。

"梦?"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对呀。我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声音,整个脑子里糊里糊涂的。"

"不,不可能是梦。"他果断地说。"是梦就意味着你刚才进入了睡眠。而睡眠是分为五个阶段的:昏沉期、浅睡期、深睡期、沉睡期、快速眼动睡眠期。这五个阶段是周期出现的。昏沉期的脑电波为低振幅、低频率(4-6h2)的θ波;而浅睡期则出现了频率为14-16h2、振幅较大的爆发波--梭形电波;到了深睡期,梭形电波减少,并小部分地被振幅大而速度慢的脑电波ơ;波所代替;到了沉睡期,ơ;波占优势,而梭形电波更减少;而快速眼动睡眠期中,脑电波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α波,但是,你看--"他指着电脑记录对我说:"刚才一分钟内,你的脑电波并没有出现周期循环,而只是α波与ơ;波的交替出现。据我推测,你本来应该是清醒的,但由于你有些紧张和害怕,引起了脑电波的紊乱。如果,你消除了紧张心理,进入那个空间的话--如果我分析的不错,你将会进入一个由你的主观控制的相对客观的世界。"

"什么?"我被他绕得糊涂了。

"也就是说,"他解释道。"你想得到什么,你就会拥有什么。而且,你在那里拥有的时间是无限的--虽然这在现实世界中体现出来只有一分钟。"他沉浸在了幻想中。"这个实验一旦成功,将给人类带来一个跨时代的奇迹:第二天就要分开的恋人,可以一分钟之内在另一个空间相处几个狂欢之夜;高考的考生们,可以在考前一分钟再将所有课本重新复习一遍……"

我也被他说得神往起来。的确,这实在是太伟大了!

"当然,这还只是一种假想和推测,要证实这些,只有请你再消失一次了。"

这一次,我当然愿意。

现在,我站在大街上,我完全清楚自己所行的目的--那就是提出一切要求,让这个空间满足我,以证明他的伟大设想。

我于是想,长这么大,我还从未去过星级酒店,也该去坐坐了。我发现马路那边就有一家,英文名字,我不认识。我坐下后,小姐礼貌地走过来问我要什么,为了避免尴尬,我没接英文菜单,直接点了一杯人头马,一份红烧肉,和一盘凉拌黄瓜。人头马的味道并不怎么好,我觉得应该甜一点,像雪碧的味道才好。果然,人头马成了雪碧口味。

用完餐,我上标准间洗了个澡,像我几千次梦想的那样,把泡沫堆满浴池,盖住身体。洗完澡,我美美地躺在床上。该干点什么呢?我突然想起了看书。三年了,三年来我为了生存而奔波、操劳,甚至连看书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上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看的是科幻小说,于是,我在床头发现了这样的一本小说杂?尽N也唤耄庋每吹脑又荆黄谝?00页看了才过瘾。正想着,手中的书已增厚至200页。

很快,我被一篇关于未来变种怪兽的文章吸引住了,我不禁想:"这怪兽该是什么样子的呢?"突然,我发现眼前有什么一晃,我一抬头,却只见一怪兽正站在我床前,我吓得将书一扔,心里诅咒道:快让我离开这该的鬼地方!

"怎么了?"看到他那该死的鸡窝一样的头发,我才确信我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太可怕了!"我向他嚷道:"你有没有想到人还有潜意识,以及人们一些并不须要满足的想法?那该死的地方居然连这些也不放过!"

听了我的经历,他有些失望,深思了很久,他说:"是有些矛盾,但还是可以解决的。而且,里面的人肯定没有危险,因为任何人在危险时,都会条件反射地想到脱离险境。"

"那么复习的考生呢?"我问道:"他们难道要在复习了那些完全被自己的主观改写的课本后,回到现实中参加考试吗?

又沉默了许久,他站起来,说:"我得去一次,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发现问题的关键。"

人造板试验机

水流量标准装置若干问题的解决对策

家政服定做

变压器直流电阻测试仪发生异常声响是怎么回事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