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几回回梦里回大连

2019-04-11 10:27:48

10月9日至11日,我在大连。我2006年10月以前在大连学习、工作,之后到北京工作,几回回梦里回大连。谁料此番重回大连,光阴荏苒,竟然是4年之后的事了。

回大连后的第一天,是和我的姐姐、弟弟们团聚。我有两位姐姐、一位弟弟留在大连,我爱人有两位妹妹留在大连。这4年中,除了在老家和他们团聚过一两次外,此番在大连团聚还是首次。一家人团聚,那份浓郁的亲情,自然是浓得化不开的。

11日中午,文联的王晓峰老师做东。除了我之外,还有诗人张昌军,大连日报一位姓袁的先生。晓峰老师是文学界的前辈,德高望重,为人又和蔼可亲,对玉器的研究精深到骨髓,言谈幽默温润,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席间,他问我此番对大连的印象,我说我感觉这座城市的楼房比4年前的更高了,城市的面积比4年前的更大了,城市里正在修地铁,道路比4年前的拥挤了,一些地方也没有印象中的洁净了只有到了海边,我才能依然觉出大连的美来。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我还是希望大连精致些,不要失去自身的特色。不要让外地人到了大连,觉得与到别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但现在的大连是越来越大了,福兮、祸兮,也许并不是我辈可以妄加评说的。城市的决策者在处理城市的发展与如何保持城市自身的特色时,也许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记得晓峰老师很赞同我的观点。席间,诗人张昌军还讲了他亲历的一个故事,他有一个外地的朋友,似乎是河北人,十几年前来过一次大连,今年特意旧地重游。这位朋友临离开大连时,昌军先生去送他,也问及朋友此番重游大连感受如何?谁知一问这位朋友竟哭了,诗人很惊讶,问他缘由?这位朋友说发现大连街头的女孩子没有十几年前那么漂亮了。诗人便告诉他,大连的女孩子还是很漂亮,和十几年前一样,只不过现在大连的私家车多了,她们没有行走在街头,而是开着车呼啸而过。

诗人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起来。我在笑完之后,心底涌出一丝感动,为诗人的那位朋友:一个人喜欢一座城市的理由原来如此简单,一个人牵挂一座城市的理由原来也如此简单。我没有问诗人,他的这位朋友是否也是位诗人?我想,即使他不写诗,也必定有个诗人的情怀。

回到大连,我还去了一趟我的母校大连理工大学。这天是星期日,校园里的行人不多。三个两个的,充满朝气的面庞与我擦肩而过。深秋的季节,一些梧桐树的叶子飘落下来,一些梧桐树的叶子还留在枝头,而阳光从树梢盘旋而下,就像弹奏起一首五彩缤纷的歌,那一刻让我感慨,人要是能够永远年轻该多好!

这次回大连,时间太短,有不少亲朋故交来不及一一告诉。从前在大连的时候,大连晚报的王生田先生一家平日里对我照顾颇多。我想在10日晚上的时候到他家拜访,拜访他和嫂子。晚上,我给生田先生电话,电话通了,他大约在歌厅里,我们都听不清对方的讲话,如此五次三番只好作罢。想第二天上午联系也好,但第二天上午,生田先生的手机一直关机。我又有了别的安排,当天晚上即离开大连。这次来大连,没有拜见生田先生一家,实为一大憾事也!

我有生田先生的宅电,在北京时,每次给他电话,他都问我什么时候回大连。但这个电话号码记在家中的通信录上,手机上没有保存,而此次来大连我又启用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也许是生田先生觉得我这个电话比较陌生吧,不然,他对我的到来一定欣喜有加,断不至于联系不上的,我想。

我爱人来大连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我们结伴而归。晚上,兄弟姐妹们开着两辆车去火车站送我们,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那一只只热情挥动的手,那一刻让我们觉得我们和这座城市有着太多的联系、有着太多的牵挂。

我爱着大连,我喜欢着这里的一切,不管是美好的,还是存在着一些不完美的地方,我都爱着她。虽然此番来看她,我不曾留下一张她的照片。但我心灵中的摄像机,已经记录下这三天的一切了。只要“大连”这两个字跳进脑海,我心灵中的摄像机就开始回放这三天的时光了,一遍一遍的我相信这三天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永远不会消失,只会历久弥新。

K型热电偶补偿导线颜色众多如何区分

橡胶减震垫检测设备

人造板试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